������������������������������������
公司因股东会决议提前解散时劳动关系终止的时间点如何确定
珠海律师网 2016-09-30

北京德恒(珠海)律师事务所崔炜葛南南


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五)项规定: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的,劳动合同终止,该种情形系用人单位主体资格消失,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没有存续的客观可能性。而用人单位因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决议提前解散公司,需依据《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在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公司解散清算的过程包含成立清算组、通知(公告)债权人、处理未了结业务、清理债权债务、办理注销登记等一系列环节。

公司解散清算过程中,员工的安置和补偿是处理好终止劳动关系的核心问题之一,但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劳动关系终止的时间点如何确定,现行法律法规并未作出明确规定。

在公司决定提前解散时,法院是否需要审查公司依法进行了清算程序?如果审查公司的清算程序,在诸多的清算环节中,应以哪个环节作为终止劳动合同的时间点?这两个细节问题在理论界存在较大争议,故导致司法审判实践中的裁决截然不同。

一、典型案例

案例一:佳天美(上海)国旅行社有限公司上周菁瑾一案

案号:(2016)沪01民终1553

       原审法院查明,周菁瑾于200841日至佳天美公司从事游工作,最后一份劳动合同201141日起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佳天美公司以解清算为由于20141231止双方劳动合同,同时以相同理由止了与其他6游的劳动合同。周菁瑾要求佳天美公司支付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

       原法院认为,用人位解除与劳动者的劳动合同当符合法律定的情形,并有明确充分的依据,否就构成法解除,当依法支付劳动者相赔偿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定》第六条定,在劳动议纠纷案件中,因用人位作出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佳天美公司解除周菁瑾劳动合同的理由为佳天美公司进行解清算,佳天美公司提供了董事会清算位参加城社会保基本情况表两组证明,组证据并不能明佳天美公司清算的事。《中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于公司决定解散清算清算组的组成、相关公告的时间及方式、如何通知债权人清算方案的制等均作了明确定,然而从佳天美公司所称其于201411入解散清算阶段算起,至原审法院开庭时已一年有余,佳天美公司仍未提供任何关清算组是否组成、是否公告告知债权人进行债权申报清算进程情况的有效证据,故佳天美公司以进行解清算为由解除周菁瑾的劳动合同,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构成违法解除,需向周菁瑾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原审法院于二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作出判决:佳天美(上海)国旅行社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周菁瑾解除劳动合同赔偿

二审法认为,根据《中人民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和第四十六条的定,用人位决定提前解散的,劳动合同终止,在此情况下,用人单位仅需支付经济补偿金。对于用人单位决提前解散的情形,劳动法律法并未定此时劳动合同以企已向批部请终止或开始清算等程序前提。本案中,佳天美公司提供了董事会成员签名的公司从201411入解散清算阶段的决议,已经举证证明用人单位决提前解散;同,佳天美公司提供的20156月和10月参保人数信息帐户人数和缴费人数均0人,且佳天美公司已与另外23商解除劳动合同。应认定,佳天美公司与周菁瑾的劳动合同符合《中人民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定的止条件。佳天美公司上要求不支付周菁瑾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本院予以支持。

类似案例有: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州民一终字第403号彭某凤与吉首溶江锰业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镇民终字第0452号景国萍与扬中市吉达电子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锡民终字第1192号殷祖安、江阴九华集团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深中法劳终字第864-867号刘丽平、刘裕平、尹小飞、向梁元诉华通纸品(深圳)有限公司追索经济补偿纠纷案民事判决书、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深中法劳终字第858号付作云与世纪纸品(深圳)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例二:李咏梅与江阴九华集团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

案号:(2015)锡民终字第1193

原审法院查明:李咏梅于199110月到九华公司工作,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2012121日,九华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并形成决议:一、因公司被市政府列入沿江建设退城搬迁范围,受搬迁用地、产业政策、环保政策等限制,公司已无法整体搬迁,同意公司于20121231日解散。二、按有关法律、法规对在册职工经济补偿,补偿金的计算基准日为20121231日。20121231日,九华公司以提前解散为由终止与李咏梅之间的劳动关系,并按每月3200元的标准支付李咏梅经济补偿金68800元。20131218日,李咏梅向江阴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要求九华公司支付违法终止劳动合同赔偿金,江阴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对申请人的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李咏梅遂诉至法院称:九华公司至今仍然存在,并留有部分员工继续工作,大部分业务照常经营。根据《公司法》相关规定,股东大会仅是公司机构之一,《股东大会提前解散决议》是单位内部文件,仅是公司出现提前解散的法定事由,并非等同于法律规定的“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只有在九华公司成立了清算组、依法完成解散程序的启动后,才符合《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之情形。故九华公司在尚未出现“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之法定事实的情况下而与其终止劳动合同,侵害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属于违法解除,九华公司应向其支付赔偿金。”原审法院认为:九华公司股东大会决议于20131231日解散公司,因此九华公司依据公司法的规定已决定提前解散公司,这已符合《劳动合同法》上规定的用人单位可以与劳动者终止劳动合同的情形。故九华公司终止与李咏梅的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九华公司决定提前解散后的公司清算问题与劳动合同的终止事宜并无关联性,法院不予采信。

上诉人李咏梅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这一劳动合同终止的情形应当如何认定。本院认为: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的,劳动合同终止。系因用人单位在决定解散后,法人必然依解散程序终结其民事主体资格,也必然无法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故劳动合同得以此终止。但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这一事由出现时,只是说明其民事主体资格即将终止,而非已经终止,在此期间用人单位仍可以继续经营,使得劳动者的权利有可能受到侵害。根据举轻明其重的原则,劳动合同的终止涉及了全体劳动者的利益,故在用人单位的股东大会作出提前解散的决议后,在合理期限内未完成法定清算程序的情况下,对用人单位究竟是否已经停止经营,法院也应进行进一步的审查,以免劳动者的权利受到侵害。本案中,九华公司仅做出了解散公司的股东大会决议,但此后数年内一直未完成法定的清算程序,故本院对该公司是否停止经营做了进一步的审查。经审查,九华公司在解算决议作出后,再未缴纳过社保,同时结合九华公司的机器设备均已被拆除这一情况,本院认为九华公司停止原经营业务已经具备了高度可能性。据此,本院认为九华公司已经符合了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这一劳动合同终止的情形,原审法院据此驳回李咏梅的相关诉请并无不当。

类似案例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沪一中民三(民)终字第954号徐海琴诉上海源笙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深中法劳终字第1926号郭某某与深圳市港××有限公司劳动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二、主要观点列举

在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决议解散公司的情形下,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的劳动合同终止日如何确定,结合上述案例可知,实践中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

1、有股东会会议决议即可。

以本文案例一及类似判决为依据和参照,现行司法实践中大部分判决认定,只要公司依据法律程序召开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并通过了解散公司的决议,即属于劳动合同终止的法定情形出现。用人单位依据《中华人民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五)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合同终止:……(五)用人单位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撤销或者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的……”终止与劳动者的劳动合同即有事实依据,符合法律规定。

该种观点认为,《中华人民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五)项规定的“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的”情形,并不以公司已向审批部门申请终止或开始清算等程序为前提,公司决定提前解散后的公司清算问题与劳动合同的终止事宜并无关联性。

2、必须有企业进行清算的事实。

以本文中案例二为代表,该种观点认为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这一事由出现时,只是说明其民事主体资格即将终止,而非已经终止,在此期间用人单位仍可以继续经营,使得劳动者的权利有可能受到侵害。因此各级法院在认定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这一劳动合同终止的情形时,应当对公司是否在作出提前解散的决议后,有在合理期限内完成法定的清算程序,并对用人单位是否已经停止经营进行进一步的审查,审查用人单位是否具备了停止原经营业务的高度可能性和不予解散、恢复经营的不可逆转性。

但在司法审判实践中,对于用人单位在作出提前解散的决议后,依法进行清算的认定也是千差万别,有些以公司成立清算组作为认定依据,有些以清算组向公司登记机关备案来认定公司解散,有些则已通知(公告)债权人作为有力证明。

3、公司完成工商注销登记之日。

理论上来说,在公司解散的情形下劳动合同终止,系因用人单位在决定解散后,法人必然依解散程序终结其民事主体资格,也必然无法继续履行劳动合同。依据《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清算期间,公司存续,但不得开展与清算无关的经营活动,即在公司解散清算期间,公司主体资格并未消灭,那么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劳动合同的终止之日应该界定为公司主体资格实际消灭之日,即公司完成工商注销登记之日。

三、公司清算程序梳理

公司解散清算的过程包含成立清算组、清算组向公司登记机关备案、通知(公告)债权人、清算组核定公司债权债务、处理未了结业务、 编制资产负债表和财产清单、 办理注销登记等一系列环节,具体说见下图:






四、清算程序可逆

上述第二条所列举的各种观点的及其争议的核心问题之一,就是清算程序的可逆性。

清算程序可以逆转,是指在公司解散清算过程中,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情况下,可以停止清算,恢复经营。

清算程序可逆,就会很可能导致用人单位滥用这一规则给损害劳动者权利,出现假解散、真裁员的情形。

我国现行法律框架内对公司清算程序可逆的规定主要有两条:

1、《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四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司清算组应当自公司清算结束之日起30日内向原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注销登记:

……

()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但公司通过修改公司章程而存续的除外……

该条规定明确向原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注销登记的主体是公司清算组,既然有清算组,说明公司已经进入清算程序,此时还可通过修改公司章程存续,说明清算程序是可逆的。

2、《商务部关于外商投资企业在清算过程中终止清算、恢复经营问题答复的函》(商法函[2004]45号)

“如果外商投资企业公司在经营期限内提出提前终止合同章程并解散企业,获得审批机关批准后进入清算程序,在清算过程中又向审批机关提出终止清算、恢复经营的申请,审批机关应在不损害企业债权人、第三人和社会公共利益,不违背利用外资产业政策的前提下,允许清算过程中的企业终止清算、恢复经营。

申请终止清算恢复经营的企业必须遵循中国有关法律、法规并符合以下条件:

1)企业投资者一致同意终止清算、恢复经营;

2)企业权力机构决议终止清算、恢复经营;

3)清算委员会同意终止清算、恢复经营,并提交清算活动进展情况说明;

4)企业尚未注销工商登记;

5)企业经营期限尚未届满;

6)符合法律法规对法人经营场所的要求;

7)企业财产尚未分配,或者已获分配的股东已经或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返还企业财产;

8)投资者和企业无违反法律、法规以及规章的行为。

    五、立法需要考量的因素

笔者认为,一方面,企业作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必须被赋予自行决定经营方针的权利,包括在无法或难以达到经营目的时决定解散的权利,这是促进市场整体效率的必然要求。另一方面,对无可归责的劳动者,又必须给予充分的保护,防止企业利用清算程序的可逆性,随意借解散之名侵害劳动者的权益。

如何在尊重企业经营自主权的同时考虑可逆性的因素,保护劳动者的权利,就需要在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

笔者认为,在判断劳动合同是否应当终止时,应注意把握以下实体要件:

首先,用人单位存在可提前决定解散的事由。因此,实体审查的第一步就是要确定用人单位是否已具备自行解散的事由。《公司法》 第181条规定,在两种情况下公司可决定提前解散:(1)公司章程规定的解散事由出现;(2)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决议解散。《外资企业法实施细则》第72条 对公司决定提前解散的规定更为细化,包括:(1)经营不善,严重亏损,外国投资者决定解散;(2)因自然灾害、战争等不可抗力而遭受严重损失,无法继续经营;(3)外资企业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已经出现。审查时应将两法的规定综合起来考虑,仅当公司存在上述事由时,才具备决定提前解散的前提。

其次,用人单位确已做出解散决定并已实行。审查内容就是用人单位的股东或股东会是否已做出了解散的决定,该决定是否被实际贯彻。这主要涉及对证据的审查,如是否具备可被采信的股东会议记录、会议决议;是否按照法律规定成立了清算组;清算组是否依法执行了各项清算事务,如清理公司财产、通知或公告债权人、清理债权债务等。如经审查,企业确已停止正常经营,已经或确定将进入清算程序的,才具备与劳动者终止合同的前提。

最后,公司解散清算的过程中恢复经营处于相对不可逆的情形。

相对不可逆的情况,是指虽然清算程序进行到某一个时点时,仍然处于可逆的状态,但此时停止清算恢复经营,公司的成本较高,难度较大或影响其今后的正常经营,真清算不会在此时停止经ing的情形。例如:公司清算组已开始分配剩余资产的阶段,在此之前已经完成了通知(公告)债权人,要求债权人申报债权并已进行了债权登记,如此时公司再恢复经营,停止清算,会严重影响公司信誉,即使再恢复经营也面临着较大的经营风险,可依此判断公司清算过程处于一种实际不可逆的状态。

 六、立法建议

笔者认为,公司因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决议解散时劳动合同终止的时间点确定应以公司解散、恢复经营处于相对不可逆的状态为原则,故应在公司解散协议作出后(外资企业还需经审批机关批准),清算组成立且开始清算工作之后,综合判断企业恢复经营的可能性,在企业恢复生产经营的可能性比较小时,即企业解散处于一种相对不可逆的状态时,公司作为用人单位的主体资格可确信消灭,劳动合同关系存续的基础已不存在,此时可作为劳动关系终止的具体时间点。

具体到公司解散清算的过程中,笔者建议以通知(公告)债权人作为终止劳动合同的时间节点最为适宜。主要原因有:

1、如果仅仅是公司内部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决议,即可认定为是解散公司,终止与劳动者的劳动合同,显然不利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不论是有限公司的股东会决议还是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大会决议,均是用人单位易于单方制作的,大部分劳动者作为公司的普通员工对公司解散并不知情,用人单位在此时也不受任何主管部门的制约,存在较大的以“假清算”行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之行为的风险。司法实践中时有发现用人单位随意告知劳动者因公司解散要终止劳动合同,却不同时告知解散的具体原因,审理中也无法提供相应证据证明确实存在解散事由。

2、如果严格以企业进行工商注销登记,用人单位的主体资格实际消灭作为劳动关系终止的时点,在实务操作中与现行法律规定相悖。

根据《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相关规定,清算过程中,公司财产应在分别支付清算费用、职工的工资、社会保险费用和法定补偿金,缴纳所欠税款,清偿公司债务后的剩余财产,才能进行分配,即需先行支付员工工资、社会保险和补偿金外才能完成清算,而公司只有依法完成清算后才能进行工商注销登记。而公司进行工商注销登记后,公司作为用人单位的主体资格消灭,此时公司已完成清算工作,不可能再行使终止劳动合同的权利,也不具备清算职工的工资、社会保险费用和法定补偿金的前提条件。显然,以公司工商注销登记作为劳动关系终止的时点不具有可操作性。

3、成立清算组后再实施经营的,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公司在清算期间开展与清算无关的经营活动的,由公司登记机关予以警告,没收违法所得。

4、对于”真清算“的用人单位,通知(公告)债权人作为公司清算程序中前期工作,此时并不会产生过高的清算费用,不会增加企业的运作成,从而保障企业独立经营、自主决策的权利,以及企业在无法或难以达到经营目的时决定解散的权利。

5、对于”假清算“的用人单位,如已进行通知(公告)债权人,且债权人已向清算组申报了债权并已登记,此时公司再恢复经营,停止清算,势必会严重影响公司信誉,即使再恢复经营也面临着较大的经营风险,此时公司清算过程处于一种实际不可逆的状态,即可规避企业滥用解散公司的权利侵害劳动者合伙权益的风险。

综上所述,虽然公司解散清算程序进行到通知(公告)债权人这一环节后,清算程序在满足《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四十二条第(二)项规定或符合《商务部关于外商投资企业在清算过程中终止清算、恢复经营问题答复的函》(商法函[2004]45号)一文所列的情形下仍然是可逆的,但在兼顾企业的自主经营权和劳动者权益的保护中不失为折中的选择。


0 +1
浏览:9859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