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分成纠纷
珠海律师网 2010-08-27


申请人严律师   被申请人S市D律师事务所
   执业纠纷调解案



       申请人:严律师,S市D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被申请人:S市D律师事务所,主任:周律师
       第三人:杜律师,S市D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事由:业务分成纠纷
       严律师因与S市D律师事务所发生执业纠纷,于2003午8月5日向S市律师协会执业纠纷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调解委员会根据《S市律师协会执业纠纷调解规则(试行)》(以下简称《调解规则》)于当日立案并立即将调解中申请书及其附件送达被申请人S市D律师事务所。2003年8月13日,被申请人提交了答辩书。
       在《调解规则》规定的期限内,申请人选定吴某为调解员,被申请人选定陈某为调解员,双方共同选定汪某为首席调解员。本案由汪某、吴某和陈某组成调解庭进行审理。
调解庭审阅了申请人提交的执业纠纷调解申请书和被申请人提交的答辩书,于2003年8月2 9日在S市律师协会(以下简称“市律协”)开庭审理了本案。申请人及被申请人的主任出席了庭审。庭审中,申请人陈述了请求事项及理由:被申请人作了答辩;双方回答了调解庭的提问,并进行了辩论。调解庭此后居中调解,促成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称:2002年9月,申请人接受A公司的委托,代理A公司与K镇的欠款纠纷案,经多方工作,此案庭外和解结案。A公司向被申请人支付了代理费人民币101万元,但被申请人拒绝向申请人支付酬金。现要求被申请人立即向申请人支付酬金人民币10l万元。
被申请人述称:申请人不应全部取得人民币l01万元代理费,主要理由:第一、该笔代理费应依法缴纳税费;第二、在业务卷宗未归档前,按规定不得全额提取酬金:第三、该案由申请人与本所其他律师合办,故应由申请人与合办律师(第三人)按比例分配该笔业务收入:申请人要求由自己全部提取,违反了本所的有关规定。
        二、调解庭意见
        (一)庭审查明的事实
       调解庭经庭审查明以下基本事实:
       2002年9月,A公司因与K镇政府欠款纠纷一案,委托S市D律师事务所代为诉讼,双方约定前期代理费为人民币5万元(该款己于代理合同签订后支付);在胜诉或非诉调解并执行或履行后,A公司按实际执行到位金额的23%一25%向S市D律师事务所支付代理费;A公司与S市D律师事务所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中代理人为严律师一人。
       在A公司起诉后,K镇政府与其达成庭外和解,并主动偿还了债务,A公司于2003年5月l 5日申请撒诉获准后该案结案。同年6月,A公司向S市D律师事务所支付了人民币101万元的代理费。
       (二)本案的争议焦点
        1、该欠款纠纷案是申请人一人承办,还是与其他律师共同承办?
申请人称:在正式办理K镇欠款纠纷案委托手续前,曾带第三人和A公司领导到K镇所在地去过一次,作诉前调解,但未成功。此后,A公司委托申请人向法院起诉,接受委托后,第三人未曾参加任何工作,申请人曾数次与A公司沟通,希望能与第三人共同代理,但未得到A公司的同意。
        被申请人辩称:K镇欠款纠纷案是由申请人与第三人及同所何律师共同合作办理的,理由如下:
        第一、本案已收取的第一笔代理费(人民币5万元),是由申请人、第三人及何律师三人按l:3:1的比例记帐分配。
        第二、何律师反映:该案是其为主从委托人处承接来的,并在前期做了大量工作,该案最终以和解结案是由于前期工作做得好。后何律师退出,由申请人和第三人继续合办,何律师愿意将自己对该案的权益转让给第三人。
        第三、在本所2003年1月召开的年度会议上,时任律师事务所主任的申请人在总结本人办案的情况时,讲到与第三人合作办理K镇欠款纠纷案,与会的合伙人均能证实。
        第四、2003年3月12日,本所主任在对申请人与何律师有关分配纠纷进行调解时,也讲明K镇欠款纠纷案是申请人与第三人两人合办的,有签字确认的材料为证。
        第五、2003年6月4日,申请人要全部提取该笔代理费时,称该案他曾安排第三人出庭而第三人不去,这实际上也证明了申请人与第三人合办过该案。
        综上,即使K镇欠款纠纷案的代理合同中只有申请人一人为代理人,但这只是律师事务所与委托人间的外部关系,这一外部关系并不能否定律师事务所内部的合作办案关系,该案应确定是三位律师合作办理的。
       本案第三人同意被申请人的观点,并陈述了其在K镇欠款纠纷案中参与的工作情况;前期与K镇政府交涉,收取证据,根据案情和法律,提出办案思路,并准备诉讼材料:后期主要根据申请人的安排开展工作,如申请人出差时,与A公司及法院联系诉讼保全事项等。
       2、该笔代理费该如何分配?
       申请人认为在A公司支付的前期代理费中,第三人已分得人民币3万元,但办理委托手续后,因第三人未参加任何工作,故应由申请人一人分得人民币101万元。
       被申请人提出,为倡导律师之间的合作,避免和减少律师间利益纠纷,特制定了《律师合作办案业务收入分配办法》,该《律师合作办案业务收入分配办法》由包括申请人在内的所有合伙人共同签字确认,于2003年3月1日起实施,对本所全体律师均有拘束力。鉴于申请人、第三人及何律师三人在合作办理该案时,未事先订立书面的业务收入分配协议,以及何律师的意见,故该笔代理费的分配应参照《律师合作办案业务收入分配办法》的规定执行,由申请人和第三人共同分配,分配比例为6:4,即申请人为6,第三人为4,涉及的纳税及成本分担问题按照律师事务所的规定执行。
       调解庭认为,从查明的情况看,K镇欠款纠纷案在被申请人与A公司签订代理合同之前,申请人、第三人及何律师已经开展了工作,而人民币10l万元代理费是针对K镇欠款纠纷案全部法律服务所支付的,并非只局限于法院诉讼阶段。因此,调解庭建议各方根据各自的实际工作情况协商解决分配问题。
       三、调解结果
       本案在调解庭主持下以和解结案,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及第三人达成的和解协议如下:
      1、由申请人承担人民币101万元律师代理费的所有税费及所内费用;
      2、人民币101万元由申请人分得2/3(即67.33万元);第三人分得1/3(即33.67万元);
      3、申请人于签约之日向被申请人办理结案归档手续;被申请人于和解协议生效后一周内,向申请人及第三人办理结算手续,付清应付款项。
       四、评析
       本案纠纷在调解庭的主持下和解结案,应予肯定。从本案所反映的问题来看,加强律师事务所的规范管理十分重要。尤其是在律师事务所与委托人之间的委托关系,律师之间的合作办案,以及律师的结案、归档和分配等方面,更是律师事务所规范管理的重要方面。
       (一)律师事务所应当规范与委托人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
       律师事务所与委托人之间的关系是委托代理关系。因此,相关的法律法规都有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一十三条规定:“律师承办业务,由律师事务所统一接受委托,与委托人签订书面委托合同,按照国家规定向当事人统一收取费用并如实入帐”。司法部《合作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及《合伙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也分别规定:“合作律师事务所应当统一接受业务委托,统一收取服务费用,统一入帐”;“合伙律师事务所应当统一与委托人签订委托合同,统一收取服务费用和办案费用”。
       可见,律师的法律服务是通过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与委托人签订委托代理合同来约定并实现的。律师是在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人的委托,并明确指派该律师后,才能为委托人提供具体的法律服务事项的。因此,必须严格规范律师事务所与委托人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一是要订立书面委托代理合同;二是要在合同中具体、详尽的约定相关事项。只有这样才会避免发生不必要的麻烦。一旦发生问题,也可以有具体对照的条款、内容,作为依据。不致于口说无凭,难辩曲折。作为律师,不能把自己等同于律师事务所,那种把自己游离于律师事务所之外,甚至凌驾于律师事务所之上的想法和做法更是错误的。
       本案申请人以委托合同中只显示其一人为代理人,仅由其一人代理A公司处理与K镇的债务纠纷,故A公司所付人民币101万元代理费,应由其一人全部分得的意见是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的,调解庭的意见则是正确的。这里,应当指出:有不少律师事务所在对委托代理合同、委托书及律师事务所公函等文本的管理方面相当松懈。律师可以随意拿取,随意填写、涂改及变更。具体由谁担任委托人的代理人也很随意,往往由承接该业务的律师自己说了算。这种做法为酿至内部矛盾的发生留下了隐患。联系本案看,申请人在办理委托书手续时,填写的代理人有两位律师,而在聘请律师合同中只写了自己一个人。其要求一人全部分得人民币101万元,就是依据了该份聘请律师合同。如果S市D律师事务所在内部管理上严格把关,在订立聘请律师合同及办理委托书手续时就协商确定承办律师的话,可能会避免本案纠纷的发生。  
       (二)律师事务所应当规范律师之间合作办案的关系。
同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应当发扬团队精神,团结互助,合作共事。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律师事务所应当依据法律法规等,制订相应规章制度,以规范内部律师之间合作办案等各种关系,从而避免内部的利益冲突。
       本案被申请人在2003年2月就制定了《律师合作办案业务收入分配办法》,这一做法是可取的。其他律师事务所应借鉴他们的做法,考虑制订类似规定,在发生相关纠纷时,可以作为解决纠纷的依据。据知,在市律协调解委员会调解律师执业纠纷时,常常遇到的问题是:争议各方讲到有某规定,但最终却又拿不出规定,或者拿出来的规定,在文字表述方面不明确、具体,各有各的解释。无法作为处理纠纷的依据。这不得不成为调处纠纷中的一大遗憾!因此,律师事务所制定相关制度应力求具体、明晰、翔实、规范,真正做到“有章可循”。
       另外,还要指出,有了制度,就应当严格执行,付诸实施,这就是“有章必循”。本案被申请人尽管制定了《律师合作办案业务收入分配办法》,但在具体执行中,律师事务所及所属律师均未能按该办法的规定行事,没有以书面形式来明确合作办案各方的权利、义务及具体分配比例等。这也是导致本案纠纷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希望律师事务所都能依据司法部《合作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及《合伙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中有关律师计酬的规定,完善本所内部合作人、合伙人、聘用律师等各类律师、人员的分配制度,只有真正体现按劳计酬、合理分配的原则,才能使律师事务所团结和睦,兴旺发达。
       (三)律师事务所应当规范律师的结案、计酬工作。
       调解庭在审理本案纠纷中,还发现这样一个问题,即:被申请人S市D律师事务所在其答辩书中称:“该案(指A公司与K镇欠款纠纷案)既己结案,严律师应当将业务案卷归档。按照律师事务所的规定,业务案卷未归档前,承办人不得全额提取该案的业务费。严律师作为本所合伙人,在案卷归档问题上不仅未能起到表率作用,而且比其他律师做得更差。严律师自进入本所执业四年来,未交一份符合要求的业务卷宗归档。
       调解庭并未看到被申请人在答辩书中提到的关于“业务案卷未归档前,承办人不得全额提取该案业务费”的规定。但是,正如被申请人自己所讲的“严律师自进人本所执业四年来,未交一份符合要求的业务卷宗归档”。这个问题实在太严重了!律师事务所的合伙律师,而且曾经担任过该所的主任,竟然如此不按章办事。律师事务所也竟然置制度、规定于不顾,在从未交出一份符合要求的业务卷宗归档的情况下,给律师计酬,这实在太不应该了。这样的管理怎么会不出问题呢?
       律师的计酬固然重要,而律师业务卷宗的归档工作也很重要,这是不言而喻的。多年来,众多的律师事务所都对律师结案、归档、计酬作了明确规定。一般而言,只有在业务卷宗归档后才能结付律师的相应报酬。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律师的法律服务善始善终,也才能使律师事务所的工作有据可查。2004年1月司法部转发的《律师事务所内部管理规则(试行)》第三十八条就规定了:“律师事务所应当根据规定建立健全档案管理制度”。第四十四条规定:“律师事务所应当依照国家有关规定,按照按劳分配,兼顾效率与公平的原则,合理确定分配制度”。可见,律师事务所建立档案管理制度及分配制度都很重要。为确保律师业务卷宗能及时归档,在具体制定分配制度时,要有切实可行的操作办法,并且一定要严格执行。如果S市D律师事务所是有归档计酬制度的话,那么该制度并没有得到切实有效的执行,也是形同虚设。它并没有得到切实有效的执行。为此,应当引起我们律师事务所,尤其是律师事务所负责人的高度重视。本市有不少律师事务所在归档、计酬的规定和执行方面都有很多好的做法与经验,值得其他所借鉴和参考。
       总之,本案纠纷的发生,既是一件不好的事,律师与律师、律师与律师事务所之间不应为了计酬锱铢必较,而发生矛盾、冲突;但它又是一件好事,从中折射出不少令我们深思、反思的问题,律师事务所加强规范管理确实很有必要,而且,是一项应长期认真抓好的工作。

0 +1
浏览:3145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