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所纠纷
珠海律师网 2010-08-27

申请人蔡律师  被申请人唐律师

执业纠纷调解案


       申请人:蔡律师,W市B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被申请人:唐律师,W市B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主任;
       案  由:转所纠纷
       蔡律师因与W市B律师事务所主任唐律师发生执业纠纷,于2002年8月13日向W市律师协会执业纠纷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8月1 4日,调解委员会按照《W市律师协会执业纠纷调解规则(试行)》(以下简称《调解规则》)立案并立即将调解申请书及其附件送达被申请人唐律师。8月23日,被申请人提交了答辩书。

       在《调解规则》规定的期限内,申请人选定胡某为调解员;被申请人选定朱某为调解员;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共同委托调解委员会主任指定首席调解员。据此,调解委员会主任指定林某为首席调解员。本案由林某、胡某和朱某组成调解庭进行了审理。
       调解庭审阅了申请人提交的执业纠纷调解申请书和被申请人提交的答辩书,于2002年9月10 日在W市律师协会(以下简称“市律协”)开庭审理了本案。申请人及被申请人出席了庭审。庭审中,申请人陈述了调解请求事项及理由:被申请人陈述了答辩意见;双方回答了调解庭的提问,并进行了辩论。调解庭进行了居中调解,促成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称:2001年4月被申请人就原合伙人王律师退伙转所后另物色新合伙人之时,多次邀请申请人成为合伙人。申请人盛情难却,遂与被申请人签订入伙协议及内部协议。然而申请人入伙后,发觉被申清人不按章程、合伙协议办事,律师事务所的重大问题全由被申请人独断独行,且家店不分。比如被申请人背着其他合伙人,与其丈夫签订律师事务所办公房屋租赁合同;分配方案未经合伙人会议通过。年终分配决算完全由被申请人和会计决定,且虚列开支和账目,增加成本:新合伙人进入律师事务所也由被申请人个人决定等等。申请人认为其无法行使合伙人的权利,合法权益被侵犯,于2002年初即提出退伙转所,但被申请人至今未为其办理退伙和转所手续。因此,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立案为其办理退伙手续。对律师事务所2001年度收、支情况及成本账目进行司法审计,重新确定成本分摊和利润分配,并准予申请人转所。
       被申请人述称:本所与申请人签订的入伙协议,给了申请人优惠条件即:申请人只享受分利的权利而不承担亏损的义务,且申请人的提成要比其他律师多5%。2002年6月14日下午,本所召开全所政治学习例行会议,申请人突然提出要讨论其转所事项,且情绪激动。本所学习会议变成了申请人离所事项的争议会议。本所诚意挽留申请人,但申请人去意坚决。同年7月2 日被申请人与申请人及另一名合伙人龚律师签订了《退伙协议书》。协议内容为:同意申请人退伙,其5万元合伙投资款转让给被申请人。申请人退伙后,同年8月9 日举行的合伙人会议已同意本所林律师成为新的合伙人。此后,本所正在为申请人办理转所手续。由于申请人坚持认为,律师事务所的财产与其没有关系,不同意办理财产清结手续。经请示区司法局后被明确告知相关手续,否则,不得退伙、转所。因此,影响申请人转所进展的直接原因在于申请人本人,而非被申请人。更何况,W市司法局《关于印发申请设立律师事务所等四个须知的通知》中也有关于律师转所必须办理完“三清”手续的规定。为此,本所专门派员负责办理申请人有关“三清”的事宜。
       2002年8月9 日下午,申请人与本所冯律师还在处理二人合办案件的费用问题;申请人带教的实习生小吕称申请人还拖欠其两个月的劳动报酬未付,双方各执一词:还有一名当事人向区司法局投诉申请人的事项尚未处理。

       正由于申请人至今尚未办妥“三清”手续,所以影响到其转所。 
       至于申请人反映的所谓律师事务所重大问题全由被申请人独断独行以及“家店不分”问题,根本不存在。律师事务所重大问题包括办公场所租赁的问题都是由被申请人与合伙人及律师事务所的两位顾问一起讨论商定的,并且还在全所开会通报并讨沦,这些都有详尽的会议记录为证。所谓的虚列开支和账目的问题也根本不存在。2002年市某会计师事务所对本所2001年度的财务账目进行了司法审计,并且出具了书面的审计报告,合法通过了2001年度审计。
       二、调解庭意见
      (一)庭审查明的事实
      调解庭经庭审查明以下基本事实:
      申请人1999年9月转入W市B律师事务所成为专职律师。2001年4月,申请人成为W市B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并与被申请人签订入伙协议和内部协议:申请人享受利润分配但不承担亏损,并就分配比例进行了约定。入伙后,申请人与被申清人之间合作不愉快,申请人于2002年6月14 日在律师事务所学习会上表示要退伙及转所。同年7月2日,W市B律师事务所所有合伙人与其签订了《退伙协议书》,同意申请人退伙,其人民币5万元合伙投资款转让给被申请人。申请人退伙后,W市B律师事务所在同年8月9日举行的合伙人会议上同意林律师成为新的合伙人。被申请人在为申请人办理“三清”手续过程中,双方对财务账目的某些成本项目和分摊比例以及律师事务所财产归属等问题未能取得一致或谅解。在业务上还有一当事人向区司法局投诉申请人,该投诉尚未处理完毕。申请人与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实习生还存在劳动报酬的争议。由此申请人一直未办妥转所手续。
      (二)本案争议的焦点
      调解庭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集中在以下几方面:
      l、关于成本、费用的分摊问题
      申请人认为:申请人自2001年4月才正式作为合伙人,故不应将2000年和2001年两年的注册费人民币6万元计入成本,并让其承担l/3。即人民币2万元。另外,2001年3月营业税人民币4333.72元.因申请人尚未入伙,也不应让其承担1/3。
      经调解员调懈,双方同意按一年注册费由申请人承担1/3,即1万元。
      关于营业税,双方同意由律师事务所会计核查,如有此项成本分摊,则应满足申请人请求。
      2、关于办公房屋装修和办公设备购置两项费用合计人民币15万元分摊问题
      被申请人表示该项未计入成本,也未由申请人分摊,申请人表示认可。
      3、关于办公地址确定和租赁合同签订是否经合伙人同意的问题
      经查,律师事务所所址变更和新址租赁由合伙人会议决定,申请人对此表示谅解。
      4、关于申请人未支付其所带教实习生两个月的工资问题
      经查,调解庭认为该实习生在申请人要求退伙、转所过程中有对申请人不礼貌的言行,被申请人应对他进行批评教育。申请人应将未发的一个月工资人民币800元支付给该实习生(经调解庭核实只有一个月未支付)。
       三、调解结果
      本案在调解庭主持下以和解结案,申请人与被申请人达成如下协议:
      1、被申请人同意申请人退伙;
      2、在申请人办理完“三清”手续后,被申清人同意申请人转所;
      3、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对W市B律师事务所2002年度审计报告予以认可。
       四、评析
      本案涉及合伙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权利、义务、退伙、转所如何规范。这些也是目前合伙律师事务所容易产生争议的事项。
     (一)合伙人权利和义务应有效地规范。
       本案涉及到合伙人的成本分摊、利润分配和决议形成等合伙人的权利义务的行使和承担。根据司法部《合伙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合伙律师事务所是依法设立的由合伙人依照合伙协议约定,共同出资,共同管理,共享收益,共担风险的律师执业机构。合伙律师事务所的财产归合伙人所有,合伙人对律师事务所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因此,合伙律师事务所全体合伙人享有对合伙律师事务所的决策权、分配权、利润分配权利和亏损承担义务。对合伙律师事务所的年度司法审计的结果应向合伙人公开,合伙人有财务帐目了解和查询的知情权。但目前由于合伙人之间收入差异很大,一些合伙律师事务所也不时闻有内部协议,比如本案申请人享受利润分配而不承担亏损。同样,也可能导致申请人对合伙律师事务所的决策、参与权利受到影响。由于合伙律师事务所性质和内部协议决定了申请人享有分配权,和资产所有权,故合伙律师事务所的财务、成本、利润应向全体合伙人公开,成本、费用列支和利润亦须经全体合伙人确认。根据司法部《合伙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合伙人退出合伙或者被除名的,有权取得合伙协议约定的财产份额及其他财产收益,并承担相应的义务。但对合伙律师事务所的财产界定,如果没有特别约定,则合伙人享有对合伙律师事务所全部财产按份所有的权利。通常应按合伙律师事务所资产负债表所有者权利(净资产)按份所有,然而对财产分配在财务会计处理上十分复杂。现有一些律师事务所并没有明确制度规定,且没有合同约定,则合伙人在退伙时财产分配上也是十分困难的。比如应收帐款,虽在资产负债表中计入所有者权益,属应分配资产,但有时可能收不回,则需作帐目调整。如隐性债务,如可能出现补交税款,若合伙人在离所时往往不作约定,则今后在承担上会出现纷争。又比如申请人入伙前隐性债务,一旦出现债务需清偿,则申请人对外仍要承担连带责任。由于合伙人退伙时,未作专项审计,在对内没有详尽的制度和规范或合同的明确约定,则在实际操作时也是十分有争议和不尽合理的。本案涉及到2001年的注册费及3月份的营业税的分摊,表明年度审计报告并不能解决退伙时的纷争。仅反映律师事务所当年成本费用处理、利润分配,不能替代合伙人退伙的专项审计。由于年度审计报告仅对实际发生的成本、费用、税收、债权、债务、利润进行审计,尚未完全涉及和解决合伙人进入和退出的资产状况的分配、盈亏及成本承担和享受。故合伙人在对财产分配、成本分摊界定有争议时,需要对合伙人进入和退出事项进行专项审计,才能将成本、费用、利润、资产作出合理调整。事实上,申请人提出的是表面的一些成本分摊问题,并未提出对成本、费用、亏损、利润、资产的全面要求。如果其从退伙的角度提出上述要求,问题就会复杂化,如不进行律师事务所专项审计是无法解决争议的。
      (二)关于转所手续问题。
       办理转所手续是目前律师与律师事务所经常遇到的一项工作,但一些律师事务所与律师在某些问题上的争议会导致律师事务所办理律师转所时产生纷争。根据司法局转所律师清资产、清未结案件、清档案的“三清”规定,律师应办妥上述手续。就“清未结案件”而言,一般应就未提成的业务收入详列清单,以使律师结案后提成。但对“清资产”,主要是律师事务所章程和合伙协议要明确。一部分律师事务所在本所章程中有明确规定,律师退出律师事务所放弃除业务收入提成以外的资产。但也有一部分律师事务所将合伙人退伙时的律师事务所净资产按份按比例打折后清退。目前看来解决清资产主要是看章程和约定。清资产还应包括律师结欠或借用律师事务所资金和财产的情况,则须在离所前清偿、清退律师转所时对实在无法清结的案件和不能归档的案卷应详列清单,写明情况,经律师事务所审核检查后,由转所律师书面承诺及时清结案件和将案卷归档,经主任或主要合伙人批准。通常律师事务所应有转所清结的流转单,详列各项“三清”事项,经过各部门签字确认“三清”后,经主任签字后办理转所手续。
       (三)律师一些未了结事项应在转所前及时了结;并对应承担事项或附随义务承担责任。
本案集中反映了合伙律师事务所中合伙人的决策权、利益权、知情权、分配权及合伙律师事务所的运作规范问题。具体反映在财务成本、费用列支和利润及资产分配和亏损承担上。特别在“假合伙”或“有条件”的合伙律师事务所中这些问题比较突出。由于当时个人开业并未得到法律上肯定,导致一些“假合伙”或有条件的合伙律师事务所在利益问题上容易产生分歧。然而合伙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的权利和义务应该是平等的。所以需要建立严格的制度,完善合伙协议和章程,使合伙人进退有序,使合伙律师事务所的运作规范有序,有章可循,有约可依。并可选择合伙企业的一些有效的规章制度,使律师业的现代管理更上一层楼。

0 +1
浏览:3427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