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报道:一片爱心洒尼洋
珠海律师网 2013-09-05

——记“1+1”法律援助志愿者傅德辉律师西藏林芝县工作纪实

       2013年7月21日,一位“1+1”志愿者律师——傅德辉律师风尘仆仆来到西藏尼洋河畔,来到林芝地区林芝县司法局从事法律援助志愿者工作。
      傅德辉律师来自广东省珠海经济特区,广东正澳律师事务所的专职律师,大学兼职讲师。是一位有着近二十年的执业经历,具有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的资深律师,在珠海有着非常优越的生活和工作环境,怀着对西藏的向往和对藏族同胞的爱来到西藏。对于长期生活在广东,已五十岁的人来说,刚刚来到高原,往往会有种种生活上的不习惯和身体上的不良反应,但他不顾这些,放下行囊,迅速投入到工作中。
      琼拉,一位淳朴的藏族妇女,九年前与来自陕西的龚仲彪结合,并生育一子佣珠次仁,但双方并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双方以种菜卖菜谋生,生活虽清苦,但也其乐融融。不幸发生在2013年6月28日。琼拉的准丈夫龚仲彪驾驶的装满蔬菜的小型三轮摩托与林芝军分区的一辆重型货车相撞,当场造成龚仲彪重伤,后不治死亡。此事故如同晴天霹雳顿时让琼拉和整个家庭崩溃。
      经交警部门认定,双方在该起交通事故中负同等责任。
      带着悲痛的心情,琼拉开始处理丈夫的后事。然而在与肇事方林芝军分区协商赔偿数额时双方发生争议。琼拉要求林芝军分区至少赔偿45万,而林芝军分区答应只能赔偿35万。
      在琼拉与林芝军分区就赔偿金尚未谈妥的情况下,受害人龚仲彪的父母又就赔偿金的分配问题又提出主张,要求赔偿金要孙子和他们两位老人三人均分,没有琼拉的份。琼拉面对失去亲人和上述争议愈加感到悲痛和无助。
      带着期许和彷徨,琼拉来到林芝县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找到傅德辉律师。傅律师经过细致分析,认为本案存在一些特殊的法律问题。一是肇事方是军队,二是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属非法同居,三是除有一非婚生子女,受害人还有其他被抚养人(受害人父母)。从法律上即要照顾到受害人父母的合理合法诉求,又要考虑琼拉的遭遇和困难,通过调节解决也许是能够平衡各方利益,为琼拉争取更多利益的最好方式。傅律师主动提出愿帮助琼拉通过调节解决纠纷。
      傅律师首先依据西藏地区处理交通事故标准,按城市居民标准,计算出全责应获得的赔偿额大约是60余万元。对于赔偿金的分配,受害人父母的要求虽有一定的法律依据依据,但琼拉的利益也应得到充分保障,有了这个标准和愿望,傅律师主动找到林芝军分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后林芝军分区同意支付40万赔偿金。对于受害人父母要求三个人均分的要求,傅律师找到受害人父母,耐心做他们的工作,最后受害人父母同意赔偿款双方各一半,即琼拉分得20万元,受害人父母分得20万元。并且受害人父母同意将其分得的20万元存入孙子佣珠次仁名下。最后纠纷得以圆满解决。
      旺青,一个憨厚的藏族小伙,五年前与西绕卓玛结婚,婚后育有两个男孩,明久多吉和次仁多吉。由于婚前缺乏了解,婚后两人经常打闹。
      西绕卓玛是藏族妇女中少有的靓女,姿色动人,虽多有有失体统之处,但旺青仍有难舍之情。日常生活中,公婆也对儿媳的要求也是百依百顺,有求必应。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女方的恶习愈加暴露。经常夜不归宿,夜店酗酒。常常出门在外四五个月不回家,对家庭未尽一点应尽义务。
      女方家庭是藏区康巴地区居民,少数康巴人,野蛮、粗暴、目无法制。女方家族就是这样。一次,旺青父母到女方家想接回儿媳回家,被女方家族痛打,拽掉大把头发,全身多处受伤。今年七月,女方家长首先提出离婚,并提出从结婚之日起每天赔偿100元的无理要求,如不答应,将血洗旺青全家。旺青无法满足,拒绝女方的无理要求后,女方家族带领十数人来到林芝旺青家,欲行暴力,多亏报警及时,警方到来后制止。此番行径先后发生多次。
      旺青面对如此境况感到很无奈,一方面是自己还爱着的漂亮妻子,另一方是自己的父母和孩子。带这这种无奈,旺青找到了傅律师。傅律师经过对男女双方的心理和男女双方家庭情况的全面分析,认为双方勉强继续生活不会有幸福,于是建议双方离婚,争取在孩子抚养和财产分割上为旺青争取更多利益。最后,傅律师通过无偿法律援助为旺青代理此案。此案已在林芝县人民法院立案,正在审理程序中。
     李存超,一位来自河南乡村的68岁老伯,跟随在西藏上学的儿子来到林芝,以种菜供养儿子上学。
     2008年5月1日,李老伯承包一块位于林芝县觉木村扎西岗农场15亩菜地从事蔬菜种植。2012年5月,经权利人同意,李老伯将该块菜地转让给来自山东的鞠治乾种植。因承包期间李老伯同时还开垦和种植了与该块地相邻的另一小块土地种植蔬菜,双方在移交地块是否应包括该小块菜地上发生争议。鞠治乾多次谩骂并威胁原告要腾空小块土地,原告不肯。2013年7月23日,鞠治乾来到李老伯小块菜地,用锄头胡乱砍断生长茂盛的大葱,一片片葱被砍倒,原告制止时,被告继续砍和威胁原告,无奈,原告只好报警,警察赶到后才制止被告,并将被告带去派出所接受处理。报案后仅过数日,被告变本加厉,又先后两次来到原告菜地,继续砍断大片大葱,原告再次报案,警察到达后方才制止,并收走锄头。此次破坏共造成李老伯损失数千元。
      因公安机关认为此案属于一般民事纠纷,公安机关对于大葱的损失无能为力,并告知李老伯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解决。可转让时双方并未有书面协议,只是口头协议,李老伯连被告的姓氏名谁都不知,更何况还有证据保全等一些法律专业问题,李老伯更是一窍不通,如何维权,一头雾水。
      通过打听,李老伯得知广东珠海来了一位法律援助律师,专门为弱势群体维权,便找到了傅律师。傅律师详细分析了案情,认为首先要查明被告的身份,并应马上进行保全证据。
      傅律师决定快速采取行动。首先到公安机关查明被告身份,再到到菜地拍照取证。菜地距离城区20公里,又无可通行的公路,只有一条泥土小路可通行,如何到达,傅律师便乘坐李老伯的农用三轮车,颠簸前往数次。前往派出所解释,请求配合,调取被告身份。起草诉状,申请证据保全。经过一番奔波,诉讼材料准备齐全,立案在即。
      就这样,傅律师用他一份份真情和爱帮助着需要帮助的人们,人们也用一个西瓜,一绺大葱,一条哈达表达着对傅律师的感激之情。
      傅律师的法律援助工作才刚刚开始,有更多期待,更多挑战,更多付出等待着他。然而,我们坚信,他在西藏,在林芝会留下他坚实的足迹。
      他说,他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为藏族同胞服务的爱心是无限的。通过他和向他一样的人的共同努力,一定会让更多的藏族同胞感受到爱的温暖,感受到法治的力量。他正在用实际行动将爱洒在尼洋河畔,洒在藏族人民的心中。

500x297

                傅律师乘坐农用三轮车下乡为李老伯调查取证,开车者为李老伯

500x290

                 傅律师在为琼拉一家进行咨询调解,右二为琼拉

500x288

                 傅律师在为旺青一家进行进行咨询,左二为旺青

 

                                                              (来源:林芝县司法局)

0 +1
浏览:1271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